百门总代:前起落架受损!

文章来源:至善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15日 22:51  阅读:2400  【字号:  】

丰庆路小学

百门总代

阳光缱绻,云卷云舒,云淡风轻,您坐在讲台后,手中红笔在一摞试卷上跳跃,笔与纸摩擦的清脆声响,如小溪涓涓流过,偶尔因我们不该出错的地方而微微皱眉,摇头叹息;偶尔在看到难题竟有人回答写出,您浅笑静开,嘴角轻轻上扬。那卷子上和作业中的对号与叉号,都是老师的心血。

我闭上眼上手拉住了两只手,我愣住了,两只同样粗糙的手,我分不清哪只是妈妈的,我以为妈妈的手永远是那么光滑,可是……现在的手是粗糙。原来,我并不熟悉那双养育了我十几年的手,我从来没有注意过它,甚至忘了她。我选定了一只手,睁开了眼睛,我错了,我抓住的是爸爸的手!妈妈笑了,可为什么在我的眼中妈妈像是在伤心?

我悄悄绕过院子,来到房后,见到这记忆中的桂花树,我惊呆了!这还是那美丽、温柔的桂花树吗?坑坑洼洼的树干肆意歪扭,树枝儿掉的掉、折的折。地上的杂草肆无忌惮地吞噬着奄奄一息的土地。院里的一切于此时的余晖相映,显得如此衰败寂寥。可原来的大树啊,你去了何方呢?记忆中的桂花树总像个保护伞,笼罩着这片平地。在以往温和的午后,老人们坐在树下乘凉,唠家常;孩子们追着跑着,有的爬上桂花树的枝头,搂着满鼻的芬芳;还有妇女们,奋力地敲打树枝,将那饱含芳华的桂花晾晒,制成桂花饼、桂花茶。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金黄的微笑。对啊,这不是一棵只会给人们带来欢笑、带来幸福的桂花树吗?为何......我上前一步,拥抱着她满含创伤的肌肤。这树啊,恐怕是难再成活了。爷爷从身后缓缓走来,唏嘘道。我想像往常一样说些什么来反驳,可望望这衰败的景象,我竟无言以对。




(责任编辑:昌骞昊)

相关专题